Risa

スタンド使いは引かれ合う。
推特= risav89

我愛蘭草。

隱形嵐飯 → 藍擔。

负能超人:

历时三天,战线拉太长了,画的有气无力……不展示一下我的灵魂草稿都睡不着觉

半只蟹钳:

深夜好


睡前治愈✨

*天然组

*小动物出没注意

💙´・∀・`)人(* ‘◇' *💚


选做题

Mouldish:

“你说你妈离开了你,然后你爸离开了你。”
“你说你爸离开了你,然后你妈离开了你。”
“只剩我奶奶。”
“只剩我妹妹。”
“然后我现在也要离开她了。”
“我已经离开她们很久了。”
“我好想她。”
“希望她们能够幸福平安。”
“哎西撒,你说……幸福重要还是平安重要?”
“平安。……不,幸福。……还是平安吧。”

“……死脑筋。”

与西撒·安东尼·齐贝林的这一段对话发生在我的梦中。直到他死前几个小时我都没有真正意义上了解过他,连敷衍了事的家庭情况普查都没有。
肉身的温暖终究有限,就算波纹也不过是生命能量的一种,是有上限的。和他共抓住几截冰柱的时候我心头发热,有一瞬间真害怕那热量从手心传出去,把冰柱融化了,然后我就整个人跌下去,摔成一滩肉泥。
可惜那时候我觉得自己无所不能,害怕的感觉一瞬间就灭了,最后也没有掉下去。

我从来不回头,可能是因为年纪上去了之后,一旦回头就容易有颈椎受伤的风险。你又说波纹?波纹有什么用啊。不能死生不能肉骨的东西,也就当个加热器用吧。丽萨丽萨那是护肤品砸出来的年轻态好吗。
啊……你说西撒?
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应该已经子孙满堂了吧。不我当然不会去见他,那个傻逼肯定要拉着他五十岁的大女儿和三岁的小女儿跟我炫耀他的性能力,我才不要看他那张得瑟的老脸。
跟他说句话?
友谊长存,友谊长存。下次我要是又快从哪儿掉下去了,记得再拉我一把。

尘埃兔砸:

试着画了一个比较完整的故事。
灵感来自卡卡给我说的一句话
做朋友的,就是要支持他的每一个决定
哪怕那并不是你所期望的那个
(当然这个决定要是正确的,- -要是我身边有要跑去传销的逗比我还是会坚决给他两耳光的)
一下子就画了好多_(:з」∠)_舒服了~

夏小羊:

你们不要逮住女嘉宾就疯狂的问胸部发育的问题好不啦……


Nino:那个女生发育的时候有什么变化吗?

女嘉宾:还不是就是有胸了

Nino为了转变话题方向就问:会突然长个子吗?

爱拔完全没意识到边比划边说:所以胸会突然变大吗?😳

Nino干脆问起来:我有个很白痴的问题哦,胸部发育的时候两边是均等变大的吗?比方侧身睡得话这边不就压坏了吗?早上一醒来,这边就……诶?

润润也加入话题:睡觉的方式不同的话,发育也不同吧?

Nino:不过发育怎样(你是想说不管巨乳还是贫乳吗?),不论是谁都是同时变大的吧?

女嘉宾解释一番本以为这个话题就过去了

然后利达继续发问:那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大的呢?

被翔哥哥训斥了,Nino定番为小大道歉

你以为这就结束了?

爱拔继续问“那是什么时候开始买bra戴呢?“

Nino:好色啊,你给我回去啦!

利达”对呀,什么时候从运动T换到(bra)……“

爱拔“很好奇啊”

利达“就是就是”

XGG大喊“干脆你们两个来做节目啦!”

小仓叔也:现在的话小学高年级的时候就开始发育咯

XGG简直要疯掉啦:小仓叔!!!


你们够了喂,这种问题,真是……请来问我好吗!!!!



关于兔和黑的一些分析(有LO主的很多主观脑补,慎点)

Underground:



黑尾这个人,第一眼看上去比较难看出性格,CV肉村加上这种排球主将身份,最开始我觉得他和及川是差不多的类型,有一点点チャラリ然后会有一点点自恋,另外三白眼加上耿鬼一样的脸,会让人觉得这人是不是有点狂气属,会是那种凭着野生动物直觉的那种人,而且学习不是特别好的感觉。


然而看到现在,我觉得黑尾,真的是挺聪明的。


虽然整个就是有浮躁的感觉,但是其实特别实在,不管是打球方式,还是生活方式。比较爱开玩笑的同时又是个蛮认真的人。觉得自己玩笑开过头也会去特别坦诚地道歉。这次官方出的色纸上不是有每个人写的字吗



一般字也是可以看出一个人的个性,说真的我没想到黑尾的字其实真的蛮好看的,横平竖直循规蹈矩。所以在学习上我觉得他应该是挺认真对待的,虽然可能有时候不太会认真听课,也会有贪玩啥的,按理来说成绩不说特别好也应该是中上水平。


接着就是这次最新的一更,187话,春高合宿回忆杀。黑尾说列夫不喜欢用盯球拦网是想耍帅,然后自己表明说盯球拦网虽然朴素但是更加稳扎稳打,我真是觉得他有一种和高中生特别不相称的成熟,作为主将真是特别有主将的统领风范。和大地那种第一眼看上去就很可靠的主将不太一样。


放在三次元来说就是学校里那种【每天嬉笑打闹上课睡觉说自己考试从来不复习的人然而期末考试随便复习复习分数居然还不错】的让人生气的聪明家伙(笑)但是其实人家是有认真学习的你没有看见而已ww


最开始我也以为他是那种会耍帅的类型结果竟然完全不是,球风也是很稳,不飘。虽然看起来是那种走一步算一步的人,但是我觉得他可能比较擅长做计划,已经规划好了自己的人生走向吧!


至今为止黑尾这个角色真的是给了我太多太多惊喜,最开始我做排球20问的题说他适合当男朋友不适合当老公,这话我收回,如果做老公也一定会很认真吧哈哈哈。


---------------------------------对黑尾有兴趣的人看到这里就可以了-----------------------------


下面来说说木兔,木兔这个人,真的是表里如一得像个透明塑料袋,正面反面都看不出什么区别。比较傻,真的傻,也不说傻吧,其实就是天真烂漫活泼可爱。略孩子气,需要人哄。明明是个主将还要队员哄【诶【三岁主将


不能不说的是良平还真的很适合这种孩子气的角色,想想兼桑【一个三岁爱豆】


爱耍帅爱自夸,实力有然而发挥会根据情绪变化来。学习嘛,我觉得他要是好好学应该挺能学好的然而是真的不爱学习……所以大概成绩单不会特别好看……打球也是觉得爽,过得非常自我又随性。就跟他写的字一样,狂放不羁



是一个非常遵从本心的人,一看就是动物属,说他是单细胞也一点都不为过,在我看来是和小平太【如果有看过忍乱的同好应该能懂我】差不多等级的人,强,又单纯。有着野兽的本能,感情生活的话大概是个纯情的傻逼【褒义】要么就是迟钝到不行……


另外我觉得这种带有野兽本能的人要是想跟人啪啪啪的话其实还挺可怕的,因为他根本不会想太多……大概能体会到被rape的感觉【扶额】。让他当男朋友大概会很累吧哈哈哈什么都会让对方来操心。


----------------------------------对木兔有兴趣的人看到这里就可以了-------------------------------


---------------------------------------警告:下面都是兔黑相关--------------------------------------


---------------------------------------警告:下面都是兔黑相关--------------------------------------


---------------------------------------警告:下面都是兔黑相关--------------------------------------


现在来说说兔黑的关系……我萌这个CP当然不是觉得【啊这俩人刚好都是我喜欢的type所以凑个对吧】这样不负责任的态度。


怎么说呢,这个CP,感觉相处起来要磨合也是挺血淋淋的,毕竟黑尾这种my pace的性格不太会想有个木兔这样的【异数】来打破自己的生活轨迹。如果按照我之前的性格分析来说这对CP应该会以什么样的开端来交往,我真的认为是先啪后交往……而且还是木兔强黑尾【我走


然后吧,如果黑尾本身不认识木兔的话,那基本就没有交往的可能了,所以从官方给出的各种蛛丝马迹【比如每年的合宿,第三体育馆的自主练】之类的能判断出他俩是有交情的。而且作为主将s,关系应该还不错,要说黑研是幼驯染,兔黑那就是死党级【虽然我有可能脑补过剩】在死党级的关系基础上,先啪了的话,那交往还是有可能的。


【虽然我已经想象到了黑尾发帖说“我死党强了我,我还该不该和他做朋友,在线等,急”这种鬼】


跑题了,咳,不过即使会交往,那个确认心意的过程我觉得也应该是挺曲折,毕竟木兔是个纯情迟钝的傻逼,一切都跟着身体本能走,想啪了啪一发,你指望他能跟你含情脉脉地说喜欢基本不太可能,而黑尾会根据对木兔的了解分析出一大堆最后判定木兔喜欢自己然后跟木兔摊牌,结果最后还是黑尾告白,在这之中还要面对木兔各种闹别扭。如果真的不是死党级的关系我觉得黑尾肯定管他去死ry


【哎呦我都要被我这有理有据的脑补说服了】


交往后的相处模式——


我自己分析了一通之后我发现我特么果然又萌上了这个类型的CP……就这种老妈子X熊孩子类型


兔黑这个真是藏得深,不分析一下想不出来……当然老妈子和熊孩子只是一个属性概括一点的称呼,也不是说就是定性了。这个属性的极端公式化之后的表现就是主仆模式,基本的典型CP差不多是政小(伊达政宗X小十郎),再极端一点就是塞巴斯蒂安和夏尔了但是我对这种太极端的执事X少爷却又不感冒……


啊又跑题了,所以我想说的是这俩的交往模式,应该是黑尾在生活上操心得要多一点,木兔么基本就是什么都不太管的甩手掌柜,但是多少还是会上点心,然而这种时候少之又少就是了。


加藤太太的那本兔黑本——恐竜の巣造,就挺纳得的,大概就是讲的是木兔自己有租房子但是总是会去黑尾那边睡,结果睡得次数太多了索性懒得回去,黑尾的单身公寓里几乎堆的都是木兔的日用品,黑尾烦不胜烦,黑尾还被房东太太敲门说这屋子是单人住你不要留宿别人不然要你退房,结果黑尾就自己去找新房子,一路看房跑手续最后敲定了一个两个人住也很宽敞隔音效果蛮好的房子,然后跟木兔说明天搬家,木兔一脸傻逼:诶你要搬家?这么突然?我不是跟你这儿住好好的么?你一定是不爱我惹还要抛弃我呜呜嘤嘤黑尾这个大傻逼我不要理你惹,黑尾一脸不耐烦:所以说我就懒得跟你讲啊,提前讲了你碍手碍脚晚讲了你他妈还要闹别扭,我老早不就是跟你过说你要是要来我这住你不如把那边屋子退掉啊白交那么多租金而且你要是早说想跟我一起住我就他妈的提前找大房子了还不会被现在的房东太太投诉好不好!


然后木兔这个单细胞才恍然大悟,最后老实地交出了自己的存折,说既然room share那我把我工资卡全部上缴你随便用……反正我也不会理财不会搞这些,就都靠你了。


看完我整个一个大写的【yooooooooooooooo!】


就是这样,这样的相处模式,我最喜欢了。


-------------------------------------------------------------------------------------------------------


另外最近我萌CP总是喜欢吃


【看起来像AB的BA】这种感觉的粮


比如:看起来像黑兔的兔黑,看起来像卷东的东卷,看起来像压切烛的烛压切


不知道有没人跟我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