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sa

スタンド使いは引かれ合う。
推特= risav89

我愛蘭草。

隱形嵐飯 → 藍擔。

[兔黑]無效宣言

好萌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都說不出話來了我!!!
好想給拉比看看wwwwwwwwwwwww
這真的萌史我qqqqqqqq

Keeism:

分手這種話,一個人說另一個沒答應叫做死纏爛打。




如果說了後又反悔的會在前幾次會又氣又好笑,到後來會聽起來像是小孩子哭鬧就有糖吃似的,像是放羊的小孩喊著「狼來了」一樣。




不過這個人絕對只有在鬧起脾氣的時候才會這樣喊。




為此黑尾鐵朗覺得大概需要嚇嚇木兔光太郎。








/








盛夏的季節到訪日本時,除了空氣中會多了夏天進駐的痕跡之外,在運動場上的人也時常會受到溫度升高的考驗。




東京落坐在在繁華的大城市中,人口密集加上高樓聳立,夏天會在這裡在放肆地耀武揚威。




赤葦看著坐在場邊用冰毛巾蓋上臉的三年級前輩。




跟在場上殺球時活蹦亂跳的模樣簡直天差地別。




原因無他,這個脾氣鬧起來跟小孩子一樣的學長在場上練習時好幾球都被擋了下來。




還是被自己找來的人給攔截的。








梟谷和音駒學校位置不太遠,兩校排球隊深知雙方三年級中的某兩個人關係已經超過他們可以理解程度。




情侶關係這種話沒人肯真的說出來,按照木兔的個性一旦默認的眾所皆知變成公開的話,開口閉口都是黑尾黑尾的肯定受不了、吃不消。




從黑尾方面想,更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按照木兔會心血來潮就把黑尾找來的頻率,這種關係公開後他們的主將會在梟谷的地盤被一只貓逗得團團轉吧,放閃關係更不用說了,這種打擾到大家練習的事情還是默默的你知道我知道就好。








「木兔、我要回去了。」




「打敗我就想跑走嗎!」




「要不然你家讓我睡。」




「好哇!」




「床太小了睡不下啊、笨蛋!」




這種聽在別人耳中一點都不想了解『為什麼你會知道他家床太小』這種話。




無差別放閃在現在就這麼嚴重了如果把關係攤在陽光下見光死的就是被閃瞎的人了。




木兔某種程度上的脾氣搭上黑尾不時發作的惡趣味。








真是這一屆三年級排球隊上最惡趣味的情侶了。








/








送對方到車站坐車回去這種事木兔不是沒有做過,很少就是。
要是一開始會沒做這種事情是把排球看得很重要的關係的話,現在沒做這種事情是被黑尾擋下來表示「把你的殺球練好、球場上再說吧!」




排球,認識這傢伙的時候就是因為排球,到現在也是排球所以關係緊緊地綁在一起。




情人比排球還重要這種事情在交往初期很明顯,直到某人跟對方說想要滾床單收到一句「喜歡排球就跟排球滾床去啊!」狀況收斂了很多。




當時候木兔是一邊粗魯地幫黑尾把身上衣物卸除,一邊說著「黑尾居然在跟排球吃醋超可愛的」這種話。




一點反省意味都沒有。




黑尾鐵朗第一次被吃乾抹淨後一直推著死扒在自己身上的貓頭鷹。




會被這種傢伙抓個正著也是自己傻了!








「黑尾跟排球吃醋好可愛。」








今天木兔陪黑尾到車站去。




整路上一張嘴喋喋不休地講個沒完,有些內容已經是黑尾鐵朗聽了都能倒背如流了。








「木兔,畢業後打算怎麼辦。」




「畢業?」
「大學,到時候就沒辦法再這樣子了。」




「考同一所學校跟黑尾同居好了!」




「你這傢伙有那個本事嗎?」




「我只是想要在有黑尾的地方而已。」








這個人說這話也臉不紅氣不喘的嗎?




跟自己完全相反,除了熟人外對其他人完全沒辦法拉下臉說一些直率的話。




要不然之前跟烏野合宿時他就不會找眼鏡君他們的主將談話了。




幸好當時有木兔在把氣氛拉了回來,自顧自地說著一些自己腦袋瓜的想法,不過也順利的讓眼鏡君重新喜歡排球了。








不曉得基於什麼樣的念頭使然,在黑尾要走進檢票口前一刻對著木兔說「欸,我們分手好不好?」








「黑尾———???」








/








到家後手機毫不意外收到好幾通未接來電,簡訊,應用軟體程式也亮燈著。




好氣又好笑,這句話原來殺傷力這麼大。




惡作劇的心情大開,黑尾選擇了點開簡訊查看避掉了直接回撥電話給木兔。








「黑尾啊啊啊啊我不要分手!」




「是不是上一次———很不舒服所以要分手?」




「沒有黑尾的排球場我不要!」




「黑尾我要去找你。」




「到車站了,在十分鐘過去你家!」








對內容前後順序切換得太快反應不過來,等一下木兔出現在自己面前他要用什麼說法把這句無心脫口的話給打圓場呀?




『我只是想說看看而已』講了這種話要不被對方拖到床上去很困難吧?




黑尾鐵朗感覺到他的男朋友也不適合開這種玩笑了,儘管時常在說這句話的是對方。




還沒來得急模擬好一套說詞,門鈴聲響起意味著行動力超強的木兔光太郎已經在家門口了。




這種扯的誇張的行動力到底怎麼回事。








「黑—尾—我—不—要—分—手—喔———!」




「進來屋子裡啊笨蛋!」








一打開家門就被木兔抱著,招架不了的黑尾只能半推半就的把家門口上演的戲碼轉移地點到家門內。




「沒有要分手。」




「耶?」




「我只是想說看看而已。」




眼神飄移,也不是心虛的漂移目光,單純不想對上對方太火熱的視線。




感覺就要被生吞活剝了一樣。








「黑尾,我想上你。」




「等、喂!之前你說這種話我可是沒說什麼啊!」




「因為你是黑尾啊,我可是木兔光太郎喔!」








……什麼木兔光太郎,是黑尾鐵朗的剋星吧!








fin.








理解成這兩個都有點無賴的我是怎麼了





评论

热度(45)

  1. Risa阿冰 转载了此文字
    好萌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都說不出話來了我!!!好想給拉比看看wwwwwwwwww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