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sa

スタンド使いは引かれ合う。
推特= risav89

我愛蘭草。

隱形嵐飯 → 藍擔。

【JD】单身狗与巧克力

菜花斯基:

 前言:


这个圣诞节我过得蛮倒霉的....前两天坐地铁被偷了钱包,少了很多证件,现在是原定的旅游计划都fail了,难得的假期要待在家里不动了....


昨天为了补办证件跑了很多地方,今天就开始发烧,平安夜,还真是不平安啊。






正文:




 “你们两个想怎么搞就怎么搞,放我一个狗安安静静吃狗粮就好了。”丹尼对自己的两个男主人如是说。


 


不过这两个正在兴头上,根本听不见他这一声从内心深处传上来的真情呼唤,而且重点是他们也听不懂。


 


是这样的,丹尼是一只狗,一只黑白花点大猎犬。作为一只狗,他生活如意,吃喝不愁,虽然一把年纪了还没有女朋友,但是很幸运是主人没有起过让他断子绝孙狗蛋分离的念头,至少还给他留了一丝摆脱单身的希望。


 


蛋若在,心就在。


 


所以总体来说他觉得自己活得还是很幸福的。


 


丹尼有两个男主人,两人很早就认识了,但是只有今年才正式开始搬出来同居在一起,他一直对其中一个刚见面就踹了他一脚的黄毛小子迪奥心怀不爽——用他的话说,“那小子刚来的时候才这么丁点大,我站起来两米高,一嘴就能咬他脖子了,是我心肠慈悲才放他一马的,这小子倒好,敬酒不吃吃罚酒,倒踹我一脚,你说你是嚣张个屁啊!”


 


但是本着后来亲眼看见乔纳森把这小子揍得哭得稀里哗啦这一点上,丹尼也懒得再计较了,毕竟他自认是一只大度的狗。


 


喔,这两个都是精力旺盛的小伙子。丹尼知道这一点是因为他们晚上特别折腾。大晚上的从他们卧室里常常传来乒乒啪啪的声音,搞得他睡也睡不好。


 


回到正题上,今天是十二月二十四日,圣诞节的前一天,一大早迪奥去了自己的律师事务所,乔纳森就在家里忙东忙西地整理,装饰圣诞树,打扫房间,到了傍晚,暖气把整个公寓都烘得暖洋洋的,丹尼趴在圣诞树底下,几乎就要睡过去。


 


他打了个哈欠,正要闭上眼睛,听到传来钥匙插在锁孔里转动的声音,回头看看,发现迪奥出现在门口,立刻清醒过来,睡意全无。


 


乔纳森头上扣着一顶红白相间的圣诞帽,手里捧着个扎着缎带的盒子,喜气洋洋地迎上去,一把把那盒子塞进迪奥手里,说:“圣诞快乐呀,迪奥。”


 


丹尼看着迪奥拆开,发现里面是一块金光闪闪的怀表。


 


而此时,迪奥仰头看看那个脸上充满期待的黑头发男人,心里发毛脊背发凉,因为他忘买礼物了,他听见下面这句话就觉得自己更扛不住了:


 


“迪奥亲爱的,你今天准备了什么送我呢?”


 


一人一狗眼睁睁地瞧着迪奥的脸色从青转红,又由红转白,他从怀里扯出一串钥匙,几个硬币,一个钱包,最终扯出一个巧克力盒,这是他事务所今天给每个员工发的圣诞礼物。


 


“喏,这个送你。”


 


丹尼伸脖子仔细看看,发现这盒子上还贴着个赠品标签。


 


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确定自己没看错。


 


迪奥满面愁容地把巧克力盒递给乔纳森,不敢看他。乔纳森假装没看见赠品两个字。


 


“这就是你送我的礼物?”乔纳森问迪奥。


 


“……啊,不,我其实……”


 


“那就是了?”他朝着迪奥走过去。


 


“……你想干什么?”迪奥往后退一步,后脑勺“咚”一声撞在门上。


 


他愣愣地仰头,看着这家伙一双蓝眼睛愈放愈大——然后这厮张开双臂,把迪奥揽入怀中,牢牢地抱住。


 


丹尼望着空荡荡的房间有点头疼。房间里飘荡着软绵绵的圣诞音乐,装饰得漂漂亮亮的,但这么好的地方,多年来却只有自己一条狗在,唯二陪伴他的只有两个男主人,他已经不记得多久没有使用过自己胯间的小兄弟了,一股心酸涌上心头。


 


画面切回到十分钟之前,就是乔纳森把迪奥摁在门上之后,丹尼一抬头就见他们嘴对嘴地啃起来了。这是人类一种表示亲昵的方式,紧接着他看见乔纳森把手伸进了迪奥的领子里,他们两个的下半身就贴在一起磨蹭来磨蹭去了,过一会儿他们两个就抱在一起倒在沙发上了,裤子一条条地扔出来,两个人只穿着衬衫,乔纳森压在迪奥的身上,光溜溜的屁股摇啊摇啊,现在迪奥正躺着哼哼唧唧地呻吟个不停呢。


 


但就在这当口,乔纳森突然想起了什么,停下来动作,朝着丹尼瞟过来一眼,小声地对迪奥说:“……丹尼还在这里,要不我们还是转移到房间里……再来吧?”


 


迪奥一边喘气一边哼了一声:“他是一只狗,他懂个什么啊。”


 


于是他们又继续哼唧了起来。


 


作为一只狗怎么了?!狗也有情,狗也有爱,狗也有很多无奈。


 


从刚才到现在一直都趴着装死的丹尼顿时怒从心中起啊,怒向胆边生!——他一下子跳起来,决定吃掉这小子的礼物泄泄愤。


 


那巧克力盒子就丢在沙发边上,角角落里,没扎缎带,也没有装饰,很容易就扒拉开了。


 


于是他叼了一嘴,吧唧吧唧地嚼了起来。


 


窸窸窣窣扒包装纸的的声音终于吸引了沙发上人的注意,两个人同时停下来,朝着丹尼这边望过来。


 


两秒钟之后迪奥把乔纳森一推,嗷地跳起来。


 


“他吃了我送你的巧克力!”


 


乔纳森安慰迪奥:“算了,你那个不是赠品嘛,反正也没花钱,被吃几个,没什么的。”


 


“免费的就不是心意了吗!不对——你这傻瓜,狗吃了巧克力会死的!”


 


两秒钟后乔纳森也跳了起来。


 


两个人风风火火地扛起丹尼就往楼下冲,丢上车就跐溜跐溜地开,一路猛冲到宠物医院。


 


今晚是平安夜,医院里很少人值班,把丹尼送进检查室后,两个人坐在等待区里瑟瑟发抖。


 


丹尼基本上出现什么中毒的状况,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被拉着灌了一晚上的点滴,出医院的时候,肿得像膨胀的面团。




卧槽还好吃的是赠品的辣鸡巧克力——此刻他脑子里的唯一想法。





评论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