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sa

スタンド使いは引かれ合う。
推特= risav89

我愛蘭草。

隱形嵐飯 → 藍擔。

选做题

Mouldish:

“你说你妈离开了你,然后你爸离开了你。”
“你说你爸离开了你,然后你妈离开了你。”
“只剩我奶奶。”
“只剩我妹妹。”
“然后我现在也要离开她了。”
“我已经离开她们很久了。”
“我好想她。”
“希望她们能够幸福平安。”
“哎西撒,你说……幸福重要还是平安重要?”
“平安。……不,幸福。……还是平安吧。”

“……死脑筋。”

与西撒·安东尼·齐贝林的这一段对话发生在我的梦中。直到他死前几个小时我都没有真正意义上了解过他,连敷衍了事的家庭情况普查都没有。
肉身的温暖终究有限,就算波纹也不过是生命能量的一种,是有上限的。和他共抓住几截冰柱的时候我心头发热,有一瞬间真害怕那热量从手心传出去,把冰柱融化了,然后我就整个人跌下去,摔成一滩肉泥。
可惜那时候我觉得自己无所不能,害怕的感觉一瞬间就灭了,最后也没有掉下去。

我从来不回头,可能是因为年纪上去了之后,一旦回头就容易有颈椎受伤的风险。你又说波纹?波纹有什么用啊。不能死生不能肉骨的东西,也就当个加热器用吧。丽萨丽萨那是护肤品砸出来的年轻态好吗。
啊……你说西撒?
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应该已经子孙满堂了吧。不我当然不会去见他,那个傻逼肯定要拉着他五十岁的大女儿和三岁的小女儿跟我炫耀他的性能力,我才不要看他那张得瑟的老脸。
跟他说句话?
友谊长存,友谊长存。下次我要是又快从哪儿掉下去了,记得再拉我一把。

评论

热度(59)